电热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曲忠诚的赞歌

发布时间:2020-02-11 04:47:02 阅读: 来源:电热膜厂家

“战争开始了。”坐在车公庙八马茶庄靠落地窗的地方,一方案商的老板右手捏着一杯功夫茶,把脸凑到我的面前,眼神飘忽。滋溜一声把铁观音一口吸进肚里。我感到不解。

当时我正约了这家手机方案公司老板喝茶,准备把我们的产品推介给他,打算内置到这家公司的手机方案里,看能不能争取到更多的ROM,我正在心中酝酿措辞。这个中年人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而且还发着很响的喝茶声。

“什么战争?另外,这个项目什么时候上,能多给点空间吗?”我耐着性子问。

他欠起身和项目经理打了个电话,然后对我说: “随便加,要多少ROM,给多少ROM。不要你分成了,如果你要移植的话我去协调。”

他给我倒了一杯茶,“听我说说话,我心里有话,一切都结束了,我得说一说。”

我重新端详这个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种潮汕地区人民特有的质朴之气。

这很合算。我点头。

“你知道么?龙旗裁员了。”他好像在告诉我一个秘密一样。

“嗯嗯……。”我口含茶水,含糊答应。

“所以,战争开始了。It’s beginning,他们研发二部和国际事业部都裁员了,”他表情幽幽。“我们和他被裁的那部分人一样,下个月起,我们也要转行了。”

“老板你是不是最近生意做得不顺?”我问。你们最近出货都是几KK的,你脑子坏了吗?你三码五码码傻了吗?

“你听说过山东蓝翔么?”他问。

“上次攻击Google的那个学校?”我很吃惊。

“没看到这两天越南的网站大面积被中国黑客攻击?”他很淡然地说。

“又是蓝翔干的?”我问。

“那些表面上被裁的人实际上是个幌子,都去蓝翔工作了。”他低声说。

“你怎么知道的?”太难以置信了。

他俯起身子贴近我,在我耳边很深沉的说。“因为我是安全部的。”

我再次端详这个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种网秦杀毒公司的伟大使命感。

“哈?”我说。你老母的。

“我不是做手机的。我是一名情报人员。”他翘起二郎腿,坚毅,目视远方。

“哈?”我说。****的。

“国内做手机的不是为了挣钱才做山寨手机的,除了把内陆城市的国产手机人民团结到我们的周围,更重要的是为了将我们的和谐理念普及给更多的他们,才特设的特别行动机构,隶属于安全部第九局。”他说。

“还有哪些他们?”我骇到了。

他手一扬。

“中东?”

“不只。”他左右张望。“还有东南亚,非洲……”

“不是吧。”我知道国产手机很多都出口到那些地方。

“比你想象的更伟大。”

“那最近华强北不是查货查得很严吗?”我还是想不通。

“你真是不开窍。”他跳起来,根根青筋凸起,好像要拿大耳光抽我。

“被查的都是接到新的任务的……”

“国产手机价格高么?”他问。

“不高啊。”

“那么多人做手机,价格一个月一个月低,出货速度一个月比一个月快。”他停顿一下,给我思考的时间。“为什么国外最新的手机我们很快就可以做出来?”

“咦,难道我们不是特别会山寨吗?”

“放屁!我们做国产手机为山寨二字背负多少骂名!”

“你的意思是说,”我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是的。”他指了指自己。“情报机构。国家的盾牌。”

“我们不仅要仿得快,还要仿得像,价格还不能高,目的是什么?”他问。

…我无语。

“还不是为了迅速占领国内国外的这些阵地!”他慷慨激昂。

他说,“你看到那些高仿手机就是为了争取亚非拉兄弟们的支持……”

“忍辱负重。我们为国家付出很多。”表情深沉。

“你设想一下。”他循循善诱。“我们做手机的为毛还要内置这么多第三方软件?”

“其实这些第三方软件公司属于安全部第十二局管辖的,和我们是一个战壕的兄弟。比如斯凯的冒泡社区,比如米游网络的移动社交游戏,就是为了抵御敌对势力的和平演变,这样才能把这些手机用户抢回到我们的阵地上来。但是,敌对势力已经展开非常猛的攻势,现在知道Google为什么要出Android了吧。好在中国移动马上跟进开发新的操作系统进行反击……”

“我的天!”我震惊了,被这宏大的真相所震撼,同时也为公司自豪。屋里一片寂静,两个人相视无语。

“中央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周身放出腾讯的盛大光芒来,好刺眼!

“我们已经近乎全能了。”他骄傲的说。

“不是吧……”

“哼,本•拉登死了,你知道么?”

“死了一个多月了,我知道……”我忽然停住,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位置是我们提供的。”他故作轻快的说。

“我的天!”再一次震惊,“这么说是你们除掉了•本拉登!”

“不,”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准确的说,这个情报是由上海一家方案商截获到的,总参二部的,他们的方案刚好到中东去了,但我们是同一个旗帜下的战友。如果你以后要内置你们产品的时候用内部暗号‘一曲忠诚的赞歌’,他们把肯定会装你们的……”

“甘撒热血谱春秋。”他站起来,激动的用唱腔诵道。

然后他面露颓唐之色,重重的坐下来。

“怎么了?”我问。

“战争要开始了。”他沉痛的说。“我将要离开这行,这个工作了许多年的岗位。”他猛喝茶。“我见过许多你们难以置信的景象。在高仿iPhone的UI中,浮动着所有悲喜与沉默。植物和僵尸的前世今生。小鸟愤怒的时候,世界会颠倒下来,你飞速的坠向天空。一头扎进猪的怀抱,你看见白色的广袤世界中闪动着美丽的南方。”

“而这一切都将归于湮灭,就像手机关机时消融的一个logo。”

“离开的时刻到了。”他捂着脸,我从他的指缝中看到一片黑暗的泪水。

当他再度站起来,那个坚毅的情报人员消失了,他重新变成了一个手机方案商的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漫不经心的喝着铁观音。

“你走吧,不要告诉任何人。”他说。

若干天之后,我又来到车公庙,还是一幅忙碌的景像,其中有多少暗流正在涌动?我再也没看到这家公司。

已是午饭时分,但我意外的在车公庙的沙县小吃又看到了他。的确是他,穿着服务员的制服招徕客人。我万分激动,上前招呼他,“找了新工作了?”

他目光游移,并不理我,向一个方向稍一颔首。我向他指的方向看去,一家肯德基的门店经理正冷冷的隔着玻璃注视着这边。

“战争开始了。”他擦过我身边低声说。

“一曲忠诚的赞歌。”我低声回应。

与作者讨论更多观点:

中山筹划税务价格

中山工商税务登记

中山注册公司类型

注册公司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