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自媒体自思索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7:39:35 阅读: 来源:电热膜厂家

自媒体自思索

自媒体是2013年的“闹”词。这个“闹”,有闹心,有闹腾,当然也不乏热闹。但在2014年,自媒体将被组织化的“新媒体”所囊括。很难再有所谓个体化的自媒体抢跑出列了。2013年12月4日,前《凤凰周刊》执行主编黄章晋推出了“大象”公社,5个人的团队每周保持五天的文字更新,目前这个微信号已经拥有超6万的订户,而同期创办的新浪微博粉丝数不足6万,同样全新起步,微信正在领跑微博的数量级传播。1月15日晚在笔者的微信平台上,很多人的微信都在关心微信的“余额宝”——理财通的话题,并且晒出各自的投资账单;而当晚的新浪“微博之夜”却在微信上无只言片语。成立于2012年12月底的罗辑思维后台,微信用户已经超过122万,每天其新增用户在5000人到1万多人不等,最高的时候其一天的关注人数超过2万……其缴费的铁杆会员已经达到85500万人,会员费收入接近千万元级别,现在的罗辑思维已经不仅仅是经济脉络、逻辑生存,打广告、送礼物、做“媒婆”、自发成立各地的罗辑思维“学习”小分队——一个打通自商业、自社群的自媒体组织正在非工业的标准化生长。“一年多了,罗辑思维一直保持着势能增长,并且推动每次的势能变迁。”罗振宇说:罗辑思维并不是什么独创的自媒体,但是早期的发展中称为自媒体只是比较容易传播。难道,自媒体的2013是个伪命题的真传播?!视频的加速度新媒体时代的自媒体,要获得加速度的用户,必须有跨界的属性。无论你是灭灯还是转椅子,现阶段的传播中——视频领域的放大效应仍然是传播中最快捷的。凡是在电视、视频领域没有获得突破的自媒体,都还在一维层面竞争,而语音、视频领域的爆发性增长已将战场引入二维乃至三维空间。每周五晚上,从《中国好歌曲》到《我是歌手》第二季,以及《最强大脑》,一个周五的夜晚在2012年被《中国好声音》创造性引发,目前已经可以同时容纳多档电视选秀节目共生——过去的一两年间,靠节目创新,电视业重新获得焦点关注以及广告爆发增长。湖南卫视的2014年收入已经无悬念跨越70亿大关,甚至有种说法说过百亿标杆。在传统媒体时代,《南方周末》巅峰状态时销量接近140万份,《参考消息》超过200万份,百万级是一个报纸媒体的翘楚级指标。在新媒体时代,《人民日报》官方微博1502万,《央视新闻》的官方微博1239万(微博数据截止1月23日)千万级无疑是一个媒体影响力的非公开门槛。在自媒体时代,湖南卫视的官方微博粉丝数是614万,芒果台的主持人何炅4178万、谢娜4258万用户,都已经已经7倍于其供职的母体。三维化的主持人远远比芒果台的节目预告更鲜活。在2013年的《财经郎眼》年度盘点中,笔者现场问到:郎咸平是不是自媒体?周立波是不是?郭德纲是不是?……毫无疑问,这三位都已经以跨界的姿态成为自己的代言,并且能靠自身影响到媒体传播的层级。虽然郎咸平1703万、周立波3707万、郭德纲5674万的粉丝数,并不等完全体现各自的真实价值,但是在新媒体传播中千万级就是一个数量级门槛。此外,这三者不管来自经济界还是曲艺界,在每周的电视荧屏上他们都周期性存在并获得持续关注。再有天份也得保持着一定的曝光率。就像每周五晚的黄金时段,在两年前这顶多算白银时段,但在《爸爸去哪》、《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等节目的持续培育下,消费者才能重新回到一个阶段性的屏幕面前。渠道、用户数量、用户习惯正在领跑全媒体领域的内容建设。而在自媒体领域,《晓说》、《罗辑思维》也是跨界生存的典型案例。他们不仅保持着每周的视频见面,有的还保持着每天的音频到达,在出版领域也各有建树。《老浦识字》这个自媒体视频节目,日前得到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的邀请去做汉字展示,浦寅这个做了17年电视的文化人正被写字的副业所引领。原创内容在自媒体传播中仍然是稀缺内容。被需求塑造毫无疑问,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微信公众号正走入同质化的窠臼。罗振宇自己多数时候收听语音微信,他直言:“文字太多会成为心理负担,尤其是连着好几天没打开,这些内容就会变成压力,内心都会回避。”很多自媒体也许订阅数还能夸耀一番,但是实际页面打开率指标就会大打折扣。订阅的僵尸化生存本身就有着互联网特性,长文字会让人失去阅读耐心,语音和视频的时间约束却容易被碎片化时间说接纳。“很可惜,一篇可以成为一组封面报道的文章,目前被砍成两三千字的干货。”黄章晋承认,目前大象公社的制作流程还在被需求塑造阶段,在传播效果上被迫放弃一些自己的兴趣,首先在迎合一些传播需求。他坦言“三个月后,我要按照自己的兴趣来做,也许一两个月中我会放一些更长的文章。”没有耐心,打开率不足,碎片化生存,都让很多自媒体人的努力失去其真实的价值。微信、微博等工具的便利,即使让自媒体成为无门槛的竞争。但是一旦365天的消耗式生产,很多积累不足的自媒体人都开始着急了。要么变现自己的渠道,要么变现自己的内容,要么抱团去获得自己的定价。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一口阿拉伯油井,持续挖掘之下都有干涸的时候。正如新的电视节目需要挖掘更多新的主持人一样,当蒋昌建副教授出现在《最强大脑》的主持人位置时,人们意识到跨界所带来的是效率的提升。阅历是笔无法购买的财富,正如再热闹的选秀也只适合季播,一年一次的新鲜。当人们奔着把事做到“上佳”的目标去的时候,才发现首先要完成可持续构建,其次是不会被做砸的巧劲——这是一场新媒体的实验,没有人有十足的把握。“很多约来的稿件,我也要进行二次修改。”做了多年的杂志,新媒体让黄章晋不用再兼顾所谓的资讯、副刊这些消耗大的配菜,每周上五道硬菜就能收获关注。正如大象公社,微信传播收获的是点赞和转发,微博上获得的详细的反馈。正如互联网达人和菜头所言:“上网以后,我们把信息当做了知识,把收藏当做了学习,把阅读当做了思考,把储存当做了掌握。像个花栗鼠在秋天收藏坚果一样,把自己的阅读器和硬盘塞满,却依旧觉得饥渴难耐。”组织创新自媒体的一个误区是传统思维,尤其是内容为王的定位,却忽略了受众的情绪为王。2013年12月29日,“冬吴相对论”正式成立俱乐部,开播五年400多期节目,可谓自媒体的富矿,但在社群引导上,冬吴的传播力才刚刚发轫。当冬吴俱乐部开始着力社群挖掘时,更多的自媒体品牌更看重的是广告挖掘。由于有的自媒体已经真金白银的收入过百万了,好多的媒体人内心已经如猫抓;同样是工具,为什么别人就称手我就不好使呢?同样的推荐内容,为什么别人就有人气我这里就应者寥寥呢?在笔者看来,自媒体需要跨界、效率和人格社区。自媒体,真的不全是所谓自我价值的体现,而且由于单个个体或者小群体的内容视野局限,内容重复是一种必然,缺乏多层次解读,所谓专业人圈子是赚不到“快钱”的。2014年的自媒体跑道上将出现“剩”者的坚持。正如杜尚对当代艺术的价值,艺术家可以不是生产者,但是他是艺术的分配者;同样流水线上下来的男性小便器,杜尚可以将其中的一个、又一个命名为《泉》……当我们每个人都在互联网上重复着“剪刀”“复制”和“粘贴”,但是同样内容获得的关注和影响是迥异的,因为谁发布其实更重要。这本身就蕴含着某种劳动解放,也意味着劳动效率的提升,但更为重要的是你在何种社区完成发布。工业化的小便器,如果你对生产线上的人发布,别人认为你是傻子,这就是他生产的;你对艺术市场发布,别人先看你是谁,只有杜尚的签名才能算是艺术……个体的硬件配上共享的软件,你能塑造出一个让更多人认可的“热带雨林”么?这不是自媒体带来的,是社群才能营造的。南怀瑾说“这个世界最后成功的是老实人”,媒体人有媒体人的本份,更需要专业的经营。比如罗辑思维一年的运营成本在200多万,大象公社仅仅文字层面的小成本运营也要超过百万级预算。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和菜头那样非人类的独立运转,当下的自媒体更需要的是组织结构的创新。“我现在开始做编辑手册,只有规范才能获得同样的气质,保持产品的稳定性。”黄章晋引入的是杂志运作方式,成熟的报人会在工具便利后关注持久力,但是更应该关注的是效率的提升。大规模稳定的写手,专业的编辑团队,是未来自媒体品牌化生存的方向。传统媒体一条稿件的流程是一周到半个月,有的甚至更长;新媒体时代写手大量涌现,即使是文本不规范的情况下,仍然会获得速度传播。这种速度并不全是质量的提升,而是信息饥渴。当工具便利之后,效率提升已经成为所有媒体从业者必须考量的了。不再存有新闻史上那些抢新闻的“号外”印刷,全民参与的智能化媒体时代,细节已经一览无余,深度和广度才需专业快速挖掘。这种选择的背后是技术进步更有渠道的变革。当《创业家》杂志公开宣布放弃邮局等传统零售渠道改免费的时候,传统媒体的到达和分销标准都在发生改变,一个渠道的被抛弃必然有新渠道的崛起,当消费者自己支付运费就能免费索取正规出版杂志时——变革已经拍岸而来。在过去几十年的工具变革中,视频领域从模拟到数字,从标清到高清到4K,技术以攻城略地的态势改变着人们的消费习惯。而在听觉领域,目前的技术标准多是开元的,虽然谁都没能力去全新定义标准,但在智能化时代语音正在焕发新的市场机会。在这些技术变革中,传统纸媒需要转变的不仅是制造流程,还需要创造全新的广告模式——自媒体借助智能手机、互联网传播所带来的工具之利,都还在热身阶段。相对于时间这个敌人,大量正规军需要及早调转船头。就好像兔子和狮子的比赛,自媒体这只兔子刚开始蹦得很欢,跳得很高,不断挑衅着狮子的威严。传统媒体这只狮子目前还吃得饱并不太饥,它容忍着兔子在前面的领跑。就算一两只兔子已经找到精灵的翅膀,他们仍然在狮子的势力范围内生存。

四川旗袍设计

手工旗袍图片

手工旗袍定制店

品牌旗袍订做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