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阿飞正传大陆首映三分钟洞悉王家卫的片名密码-【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56:17 阅读: 来源:电热膜厂家

今年北影节的主席是王家卫,或许沾了这份光,《阿飞正传》就要第一次在内地公映了。

王家卫电影,好就好在经得起时间的磨砺,而太多曾经的“港片经典”,不要说大银幕,就是小屏幕再看,都会觉得粗糙尴尬到令人难堪。

时间,是墨镜王最痴迷的东西,也是隐藏在他的影片名字里的秘密。

王家卫片名考

文|李不言

作者简介:文字走狗、电影门徒、理性党羽,曾经梦想干电影,后来只求被电影干。

1

是的 ,6月25日,《阿飞正传》就要在大陆上映了,首次。

无脚鸟从香港飞到大陆,竟然花了28年。

而就在刚过去的6月9日,正是王家卫成为导演的30周年纪念日(《旺角卡门》首映)。

30年里,墨镜王一共导演了10部长片。

30年10部长片的王家卫秉持着“慢工出细活”的拍片理念

它们分别是:

旺角卡门 As Tears Go By,1988年;

阿飞正传 Days of Being Wild,1990年;

重庆森林 Chungking Express,1994年;

东邪西毒 Ashes of Time,1994年;

堕落天使 Fallen Angels,1995年;

春光乍泄 Happy Together,1997年;

花样年华 In the Mood For Love,2000年;

2046,2004年;

蓝莓之夜 My Blueberry Nights,2007年;

一代宗师 The Grandmaster,2013年。

2

就在前几天的我们推送的那篇《中国电影(600977,股吧)不行,首先是片名不行》里,还有读者朋友在怀疑说,其实王家卫的片名也一样莫名其妙啊。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恰恰相反,王家卫电影的名字相当讲究。

比如,“旺角卡门”,说明是一个发生在旺角的当代卡门的故事,悲剧。

“阿飞正传”,无脚鸟阿飞的故事。

“2046”,从1997数起,正好是总设计师承诺的“歌照唱舞照跳马照跑”“50年不变”的到期日。

……

3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细细说一说王家卫的片名奥妙。

首先,无疑,他在起名时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论。

王氏起名方法论之一,我们能直观地感受到王家卫对于“四字词”有着一种不可妥协的偏爱。

墨镜对于四字的执着从他10部长片皆是四字结构可见

四字词是中文古老而稳定的结构,早在东周,先人们就在用四个字写诗(《诗经》),随后又创造了不可胜数的四字成语。

中国人对四字词怀揣着一种超越时间的执念,这种执念被一些人放弃了,却被王家卫继承了。

王氏起名方法论之二,王家卫对每部电影的片名都有着细致的考量,他喜欢沿用经典外语片的中文译名。

比如“阿飞正传”,其实是1955年由一代美国青少年偶像詹姆斯·迪恩主演的电影《无因的反叛》(Rabel Without A Cause)的港译(当然,更早的源头来自于“阿Q正传”)。

《无因的反叛》的港译名就是《阿飞正传》

迪恩在片中饰演的失落、迷惘、孤独的青年形象,既是他个人性情的真实写照(迪恩在影片上映前,死于飙车车祸,年仅24岁),亦与王家卫镜头下的阿飞如出一辙。

再如“春光乍泄”,也是一款港译片名,也就是大师安东尼奥尼的《放大》(Blow-up)。事实上,安东尼奥尼正是王家卫的偶像之一。

《春光乍泄》与 《放大》形成有趣的对照

王家卫不仅采用了“春光乍泄/放大”作为自己的电影名称;更有趣的是,《放大》的海报是大面积的红,《春光乍泄》是大面积的绿,也是呼应(互补色)。

《放大》原作是阿根廷作家胡里奥·科塔萨尔的小说,而作为意大利人的安东尼奥尼去了英国拍摄该片;而王家卫与偶像一样对阿根廷这块土地产生着某种联系,他最喜欢作家之一是阿根廷的曼努埃尔·普伊格,而他也选择了去了这个“地球另一端”拍出了自己的《春光乍泄》。

看出来了吧?王家卫是导演,也是影迷。

4

不过,王家卫自己却说他是一个懒得在名字上下功夫的人。

这一点在他的英译片名中体现得很明显。

王氏起名方法论之三,引用或化用其他各类作品的名字。

比如,《旺角卡门》的英文片名其实是直接采用了滚石乐队的一首歌:《As Tears Go By》。

《旺角卡门》的英文海报

而《花样年华》的中文名来自一部1947年的香港电影《长相思》中的插曲《花样的年华》(周旋演唱),它的的英文名“In the Mood for Love”,则是出自一首1930年代诞生的英文歌“I'm in the Mood for Love”,此曲被爵士乐大师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传唱成了名曲,多次出现在美国电影中。

王氏起名方法论之四,起名中的政治指涉。

“2046”是《花样年华》中的房间号,也是他的下一部电影片名,同时还是香港回归的第50个年头。

《2046》中,周慕云则住在“2047”,隔壁是“2046”,他追忆过去,寓指着香港的过去未来。

左边过去,右边将来

这也再次印证了王家卫对于“时间”这一母题的难以割舍,就像是“东邪西毒”的英文名:“Ashes of Time”——“时间的灰烬”。岁月流走,来去空无一物。

不仅是他的电影,连他和老友刘镇伟一起成立的公司也逃不出这一条。

这个名字有了不可言说的指涉

他们的公司英文名叫“Jet Tone”,本意是飞机喷射的声音;因为公司成立时离机场不远,总是能听到飞机起降的声音。而中文名则叫“泽东”,既是音译,又被赋予了某种政治波普的暧昧意味。

王氏起名方法论之五,向偶像致敬。

除了安东尼奥尼,美国大导演奥托·普雷明格也对王家卫产生了不小了的影响。

《卡门》原本是1845年由法国小说家梅里美创作的中篇小说,1874年被法国作曲家比才改编成歌剧,之后风靡全世界,成为经典IP。1954年,奥托·普雷明格在好莱坞拍摄了《胭脂虎新传》(Carmen Jones)——直译应为“卡门·琼斯”。

《胭脂虎新传》(Carmen Jones)——卡门·琼斯

34年后,王家卫把“卡门”这个名字用在了自己处女作中。

而奥托·普雷明格在1945年完成的电影叫《堕落天使》(Fallen Angel),所不同的是,普雷明格版是单数,而王家卫版是复数。

王氏起名方法论之六,对童年记忆的复活。

《重庆森林》里,没有重庆,也没有森林,但其实这是指王家卫童年生活过的重庆大厦,所谓“森林”,是来自于香港人对于香港格外密集的高楼大厦的称谓:“石屎森林”。

5

很多影迷都爱强调1994年这个年份,说着:那一年,上帝突然想看电影了。

毕竟,就连拍片慢如地壳运动的王家卫,居然也在那一年中推出了两部电影。

王家卫1958年生于上海,5岁随父母移居香港。

背井离乡的他,在到达香港的第一晚就去戏院看了一场电影,因为他妈妈是一个十足的影迷。

少年王家卫和双亲

母亲的修养深刻地影响了王家卫,小时候的他每天只需要上半天学,下午基本都是跟着妈妈在电影院里度过。他说那段时间里,他就看了1000多部电影,这些电影来自于五湖四海,生着不同相貌,说着不同语言;我们无法得知他看懂了多少,记住了多少,但我们能确定的,这些截然不同的电影深深印刻在了他的意识里,塑造了他最初的(也许也是最后的)电影美学。

这些在被王家卫启用之前,我们并不熟悉的片名即是证明。

在拍完《旺角卡门》之后,有记者问他下一部片子叫什么,他脱口而出:“《阿飞正传》”。实际上,王家卫当时还毫无想法,这不过是他应付记者的招数。

王家卫的爸爸是远洋船长,长年不在家,他只能与母亲在观影的世界里完成成长的交流,而这个缺席的父亲,在他心里是模糊的,但这种“缺席”又沉重到无法抹除,所以,他的电影里经常没有父亲。

《阿飞正传》中,刘德华想跑船,但他把照顾母亲放在了第一位,大概这就是少年王家卫对父亲的期待吧。

1995年金像奖还不戴墨镜的王家卫

而且,王家卫随父母赴港时,年长的哥哥姐姐因为时代原因被迫留在了上海,所以,离别、漂泊、失去一类的主题,成了墨镜王一以贯之的执念。

总之,王家卫成了一个游走在香港和上海间的异乡人。孤独的他,成长路上由戈达尔、森田芳光、安东尼奥尼、普雷明格们陪伴,以自己的方式悄悄生长(190cm的大个子),而幸运的是,他最后成了王家卫,一代宗师里的又一位。

THE END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禁止转载

优质胚胎是试管发育成功的关键

试管移植后吃什么

昆明泌尿外科医院

广州番禺试管医院有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