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国矿产资源储量大调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03:59 阅读: 来源:电热膜厂家

全国矿产资源储量“大调查”

中国页岩气网讯:当占世界人口1/5的中国经济开始腾飞时,这注定会成为世界史上的大事。

资源是大国崛起、经济腾飞的核心和关键。中国经济持续20年的高速发展带来了石油、煤炭、铜等重要矿产资源消费量的猛增,拉动了国际资源市场需求和大宗矿产品价格新一轮上扬。中国因此被称为“饥饿之龙”。

然而,以铁矿石为代表,中国在国际资源市场上,“买什么,什么涨”,几无话语权可言,局面十分被动。

能源和矿产资源是制约中国工业化进程的首要瓶颈,已经成为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共识。中国矿产资源的持续、安全供应引起了高层领导人的高度关注。

早在2004年,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中央人口资源环境工作座谈会上就表示,要对中国优势矿产资源实行更加严格的保护措施,加大重要矿产资源勘探开发力度,增加接续资源。

2006年年初,《国务院关于加强地质工作的决定》正式发布,被认为是中国地质工作新时期的里程碑,对全面增强地质勘查的资源保障能力和服务功能,促进地质工作更好地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2009年年初,国务院正式批复《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08-2015年)》,以推进矿产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提高矿产资源对经济社会的保障能力。

与此同时,国务院领导频繁调研矿产资源主管部门和研究机构,尤为关切资源之于经济社会发展的保障能力和服务能力。2009年,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考察中国地质科学院,在与院士专家座谈时强调,必须坚持立足国内,增强国内能源资源的保障能力。

2011年9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赴国土资源部考察,10月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 过了《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纲要(2011—2020年)》,要求通过实施找矿战略,实现新的重大突破,形成一批重要矿产资源战略接续区,建立重要矿产资源储 备体系,为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提供有力的资源保障和产业支撑。

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已经消耗了多少矿产资源,保有多少资源储量,矿产资源能否保障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三步走”国家战略目标的实现,保障到什么程度,是高层领导人最关心的问题。

在这一大背景下,国土资源部在2007年启动了“全国矿产资源利用现状调查”专项。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国土资源部门和相关行业部门集体总动员,全面开展矿产资源领域的国情调查,前后历时4年多。

这是新中国成立60年来,第一次全面摸清28种重要矿产资源储量的家底。

中国矿产资源储量管理变迁

可以说,中国矿产资源储量表的创建始于一句话。

解放战争结束之后,共和国百废待兴,在人民政府宣布成立后的一个多月里,中国主要领导人与苏联大使频繁接触,希望苏联给以帮助。可以说,在恢复时期,中国现代工业基本建设的核心就是苏联帮助援建的重点项目。

1949年12月,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开始了莫斯科之行,希望能就经济建设援助等问题与苏联达成协议。当时苏联专家的一个问题,引起了当时中国领导人们的重视:“要建设经济,中国的矿产资源在哪?储量如何?”

于是,虽然当时的中国各项条件都极其艰苦,政府还是决定开始着手建立中国自己的矿产资源储量 表。“因为,只有摸清了矿产资源家底,制定国家的经济发展规划才具有充分的依据,才能对今后五年、十年的经济增长和产业发展规模作出正确的决策,并制定出 缓解中国矿产资源和矿物能源瓶颈制约的有效战略。”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特邀咨询委员、研究员李裕伟指出。

从1955年开始,依据国务院“根据国家工业需要进行全国矿产储量统计及编制矿产储量平衡表 工作”的指示,原地矿部开始每年例行开展一次全国矿产资源储量统计、编表工作,并编发每年一次的“全国矿产储量表”和“全国主要矿产资源储量通报”,对全 国矿产资源进行统计汇总分析,逐步形成矿产资源储量日常登记和矿产资源储量年度统计管理制度。

这些矿产资源储量数据首先要通过各级矿产资源储量委员会的评审,然后登记,并进行更新,以保证矿产资源数量数字的真实性 。“当时的管理、评审制度和储量表管理制度都是严格的。” 李裕伟告诉《科学新闻》。

但是,在当时计划经济体制下,所获得的矿产储量对开发利用的经济因素考虑不够,而是更注重地质工作的程度,因而产生了一些长期难以开采利用的储量,形成了矿产储量数字大,但真正能利用的明显偏小的状况。这就是常说的在国家储量表数字中含有“水分”的问题。

改革开放后,国家进入市场经济阶段,原有的比较严格的矿产储量管理制度被削弱,新的适应市场 经济的矿产资源储量管理制度尚未完全建立起来。中国的矿产资源储量管理制度以至整个矿产资源管理制度目前大大落后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处于一种“非常 初期”阶段。之所以称为“非常初期”阶段,李裕伟指出,主要表现在市场规则的缺失、监管乏力和市场主体素质不高等问题上。

这样一来,矿产资源储量管理工作中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很多漏洞,储量表的不准确成分也就更多了。

除此之外,后来的一系列体制变化也导致中国矿产资源家底发生重大改变,并且出现了一些盲区,遗留了许多问题,致使国家对矿产资源储量及利用情况的了解和把握出现不够系统、全面和准确的问题。

遗留问题繁多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经历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由于新体制下矿山 企业不断分化、改组、重新整合,使原有矿权登记、归属问题复杂化,矿区、矿山、矿权和矿企等不同级别、不同层次和不同类型的问题混杂在一起,造成矿产资源 储量统计数据不清、可靠程度降低。

1999年~2003年,中国开始进行全国矿产资源储量套改工作。根据统一的套改技术要求,将原《矿产储量表》上的保有储量转换成新分类标准下的基础储量和资源量。

新的《固体矿产资源/储量分类》国家标准,将矿产资源储量分为三大类16种类型,突出了经济可行性评价的决定作用,这是中国矿产资源储量分类与国际惯例并轨的重要变革。

然而遗憾的是,由于历史的原因,这次套改只进行了“表对表”的直接对应套改,并没有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技术经济评价。

另外,中国进入工业化快速发展阶段以后,矿产资源进入了高强度开采时期,已有矿产资源储量被大量消耗。

虽然国家规定矿山企业必须按照每年的生产情况核销当年消耗的资源储量并上报。但是,随着当时 政府改革和职能的转变,原来由各行业部门分管的资源储量核销工作转交国土资源部统一管理,由于行业管理方式多样,核销工作积累太多,许多已经消耗的资源储 量一直处于“挂账”状态,致使现有资源储量数据不实。

而且,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各类企业,包括许多民营企业成为矿产资源勘查和开发的主体,由于追 求最大经济利益等种种原因,矿产资源储量增加和开发减少的数量、质量等基础数据存在不同程度的漏报、少报、瞒报和不报等现象,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现有矿产资 源储量和产量统计数据的真实性。

例如,2005年,中国矿山开发数据库统计的铝土矿产量仅为190万吨,而当年金属铝消费量 就达到654.8万吨,粗略估计中国当年消耗铝土矿超过2600万吨,如果考虑到当年铝的对外依存度为40%,那么,国内开采的铝土矿应该超过1500万 吨。显而易见,矿产资源开发统计数据与实际结果存在较大差异。

作为本次项目的评审专家委员会成员,李裕伟认为,这次“全国矿产资源利用现状调查”专项,比较全面准确地揭示出中国矿产资源储量统计数据中长期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众多问题,无论对正确地认识矿产资源家底,还是对改进矿产资源管理,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工业化背景下的储量调查

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国已经进入矿产资源高强度、快速耗费时期。2000~2010年 11年间,中国累计粗钢消费量为39亿吨,是1950~1999年50年间累计消费量21亿吨的1.9倍。煤炭消费量从1990年的10.6亿吨增加到 2010年的31.8亿吨,20年间增长了2倍;2010年全球煤炭消费量折合35.6亿吨油当量,其中中国消费量折合17.1亿吨油当量,占全球消费量 的48%。

“未来的5~10年,中国矿产供需矛盾将十分突出。”中国地质科学院全球矿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王安建教授说。另外,由于国际矿产品市场垄断,定价机制不利等因素,导致国际矿产品价格飞涨。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多种矿产资源的第一消费大国,对外依存度不断增加,而国内矿产资源储量的开 发利用现状和产能增长潜力却没有科学、权威、令人信服的评估数据,以致受到境外供应商的“要挟”。“全面掌握查明资源储量的开发利用现状和潜力,将成为中 国在国际市场上获得矿产品价格话语权的重要筹码。”王安建说。

而且,随着选冶技术的进步、矿山开发条件的改善以及矿产品价格上涨,许多矿产的实际开采指数 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方面,已查明资源储量中原来不可用的已变得可用,但对发生变化的这部分资源无论是数量上还是分布上并不十分清楚。另一方面,许多以前不 可利用并且没有进入储量表的矿产资源(如全铁品位平均约15%的超贫磁铁矿)得到了开发利用,使得可利用资源储量增加。科技进步也使矿产资源储量的可利用 性发生改变。因此,开展矿产资源储量利用调查对于盘活、用好查明资源储量有重要意义。

另外,全面调查、核查和系统评价矿产资源储量利用现状能够促进中国矿业政策的完善,保障矿业开发秩序持续好转,为建立与国际接轨并适合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资源产业管理体制奠定基础。

无论如何,在大的工业化背景下,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摸清国家矿产资源储量及利用情况十分重 要。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地质科学院研究员陈毓川指出,全面摸清资源储量家底是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盘活、用好已有资源储量,能够帮助缓解资源瓶颈约束, 提高资源保障能力,是确保国家工业化过程矿产资源需求的重要前提,也是保障国家资源安全和经济安全的基础。

全国矿产资源储量“大调查”

基于查明矿产资源储量和利用现状的重要意义,厘清历史遗留若干问题,2007年年底国土资源部牵头,启动了“全国矿产资源利用现状调查”专项,开始矿产资源储量和利用情况的全国“大调查”。

之所以称其为“大”,一方面是组织规模十分庞大。本次调查项目由中国地质调查局具体组织实施,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承担,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国土资源部门参加,动用数以万计的矿产领域相关人员共同参与,到2012年历时4年多时间。

另一方面,覆盖范围十分广泛。此次调查将全面开展中国石油、天然气、煤层气、铁、铜等28个矿种(类)的资源储量核查,摸清家底。

并且通过资源储量核查,获取准确、翔实的各类保有资源储量、结构、数量、品质、分布空间、占 用情况等基础数据,对不同矿种和不同类型资源开发利用潜力、保障程度和资源安全水平做出科学论证。核查工作不仅对国内矿产资源储量及利用情况进行调查,还 调查了中国大型企业境外矿产资源占有的种类、数量、品质、空间分布和开发利用情况等。

除了“清家底”,本次调查的目标还包括“搭平台”和“上台阶”。

主笔此次项目工作方案的王安建解释说,“搭平台”就是指为此次项目搭建技术支撑平台。而“上台阶”则是希望通过对调查数据的集成、分析,为国家能源和矿产资源规划、战略的制定,政策的调整和矿产资源科学管理奠定基础。

本次调查通过系统的技术支持,建成了集21600个矿区储量核查与调查成果数据库、省级汇总 成果数据库和全国汇总成果数据库和图形库群,这些数据库包含储量类型、数量、结构、分布、增减、矿产品产量和“三率”等100多项内容。同时,还建立了适 合当今管理需求的,具有空间可视化的矿产资源储量动态监督管理支持系统,探索了一套与国际接轨、适合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矿产资源储量管理的长效机 制,为国土资源部门高效履行矿政管理职能提供技术支撑。

另外,“通过此次调查,培养了一批资源储量核查科技人才,建立了数据库,总结了资源储量管理经验与问题,对今后提升矿产资源储量管理工作具有重要的意义。”陈毓川告诉《科学新闻》。

最终,王安建希望能够通过对大调查数据的综合研究,结合全球矿产资源储量、消费、贸易和价格的分析,为中国经济宏观调控,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的调整,以及国家资源安全和经济安全等方面的决策提出高水平的意见和建议。

2011年,“全国矿产资源利用现状调查”专项的数据采集,成果评审,数据库建设等工作基本完成,2012年开始,整个工作进入全国数据汇总、综合和战略研究阶段,而战略研究是更好地利用调查成果服务国家的关键所在。

资料显示,中国已发现矿产资源172种,探明有储量的158种。然而,几代中国人追求的现代化目标,究竟需要多少矿产资源,这并不是一个天然有着明确答案的问题。

2002年,中国刚刚进入矿产资源消费高增长阶段。王安建出版了《矿产资源与国家经济发展》,从中可一窥当时的学者对于中国工业化前景遭遇资源瓶颈的盛世危言。

他在前言中写道:像中国这样一个正处于工业化中期,经济快速发展的大国,为保障未来30年经 济持续快速增长,完成工业化并实现在本世纪中叶达到中等国家发展水平的第三步战略目标,究竟需要多少矿产资源?应该如何解决经济快速发展对矿产资源的需求 和供应问题?能否找到一条既可促进经济快速发展,又能确保资源安全和有效供给的可持续发展之路?这是中国学者必须回答的问题。

如今,当全国矿产资源家底清晰地呈现出来,距离上述种种问题的解答,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新的国家资源战略即将浮出水面。

呼伦贝尔工作服定制

阜阳制作西装

内蒙古订做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