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少女遭男友碎尸微博追凶伸正义

发布时间:2021-01-21 04:49:15 阅读: 来源:电热膜厂家

一个正值妙龄笑容灿烂的女孩,一堆冰冷的白骨———它们之间有一个看不见的等号。当徐芬的家人捧着这两张照片在大街上痛哭时,再次触动我们关于人性、关于司法的敏感神经。

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关于网络。在案件迟迟没有进展时,网友在奥一网上发帖将案情公诸于世。微博反响热烈,媒体跟进报道,上级部门介入,终于使案件侦破取得重大进展。凶犯落网,已审待判。司法独立,不等于不受监督。以微博为代表的新型媒体,以网络问政为代表的新型监督方式,必将更有力地推动依法治国。这,也许能告慰一个消逝的年轻生命。

徐芬,一个24岁的湖北仙桃女孩,在广东各地务工多年,却于2011年5月,在广州花都无辜被杀害、被剔骨碎尸,并一度成为“失踪人口”。如果不是网络问政,不是微博,正义的审判也许不会到来。

徐芬失踪后,警方一开始根据程序不予立案,网友开始质疑。随后死者家属以及南方民间智库成员多次在奥一网网络问政平台发帖,呼吁、督促案件的处理。奥一网网络问政平台先后将网友反映的声音转交,并通过微博转发给省公安厅以及广州市检察院。

此后,在广州市检察院反渎职侵权部门直接干预之下,花都警方在短短两周内抓获嫌疑人,使案情大白。

此案中警方未及时拘留徐家人怀疑的张顺镇,一直为一些网友质疑,但记者观察认为,起码在法定程序内,警方未有明显过失。

网友肖功俊分析认为,徐芬案初期的信访行为及网上求助之所以失败,皆因家属公民意识薄弱,只是一味地恳求,从未想过,也无勇气进行针对性、甚至指名道姓的投诉,更未上升到“渎职”高度,向检察院行使控告权利。这说明,徐芬案虽是网络问政的重大胜利,但显示网络问政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家属报案 警方拟按失踪人口处理

表面上看,这似乎只是一个失踪案,失踪者徐芬的家属苦苦寻找,未料竟牵出一桩骇人听闻的杀人碎尸案。

24岁的徐芬是湖北仙桃人,毕业于湖北工业大学,2011年2月入职广州花都狮岭永利皮具厂。2011年5月23日,徐芬手机关机。次日,一直联系不上的家人报警。徐家人称,5月25日,陪同他们寻找一天后,徐芬男友张顺镇留下身份证后也莫名消失。两个年轻人为何先后失踪?当月,警方介入调查,但未予刑事立案。

其间,徐芬的家人一直怀疑张顺镇。“我跟他开了一间房,住在一起,我特别留意到他身上有伤,”徐芬姐夫王先生说,他甚至曾要求警方拘留张调查,但因未有确切线索和证据,未获批准。

警方调查迟迟未有进展,一度拟“以失踪人口处理”。徐芬家属上访投诉无门,以致舍近求远前往湖北老家上访,通过毫无关联的湖北警方提取通讯资料,求助家乡政府敦促花都警方办案。

同时,徐家人向网络求援。开博客,开微博,坚持不懈地发帖,南方民间智库成员,奥一网网络问政观察员肖功俊等网友,也开始在网络问政平台发文质疑,称公安部门根据“程序”不予立案,更不侦查,对诸多线索及可疑之处视而不见,呼吁、督促案件的处理。

网络追问 转交材料给广州市检察院

徐芬案告破后,多名网友在微博和奥一网网络问政平台评论称,如果不是奥一网与主管部门对接及跟进,而是简单地转交诉求,或者像一般论坛发帖一样简单地实现意见表达,面对浩如烟海的公众诉求,徐芬案也许依然得不到重视,一桩惨绝人寰的凶案也许就此成谜,至少不可能获得如此破案速度。

网友分析到,如果体制内不具备问政对接机制,无论网络问政平台多么热闹,一切等于零。徐芬案的成功在于广州检察院将问政内容的处理纳入正常工作,而不拘泥于严谨的表达形式。各地政府部门把网络问政视为徒有虚名的“群众意见箱”,全无跟进机制,当是问政苦无成效的最直接原因。

南都记者了解到,徐芬案侦破中,确实一度迟迟未有进展。奥一网网络问政平台先后将网友反映的声音转交,以及通过微博转发给广东省公安厅以及广州市检察院等相关单位。2011年7月,在一次网络问政见面会中,奥一网网络问政平台编辑直接将案件材料转递给广州市检察院一位副检察长。

据介绍,此后在广州检察院反渎职侵权部门直接干预之下,花都警方加大破案力度,在短短的两周内抓获嫌疑人,使案情大白,花都警方也以其实际行动重拾社会信任。

真相大白 少女被杀遭碎尸剔骨

2011年9月20日,广州花都警方通报称,5月下旬发生在花都区一名叫徐芬的女子“失踪”案件已经告破,警方经过一个多月的侦查,7月19日凌晨2时许,专案组民警在福建省永定市将疑犯张顺镇抓获归案。

张顺镇,24岁,福建人。归案后,他对杀人碎尸的事实供认不讳。案发半年后,案件在广州中院开庭。检方指控称,2011年5月22日21时许,张顺镇在租住的广州天河区一出租屋中,与徐芬发生争执,继而互相推打,张顺镇采取掐颈等手段将徐芬杀死。为毁尸灭迹,张顺镇购买了菜刀、钢锯等工具,在租住处卫生间内分尸,并将部分尸骸及作案工具等抛于广州市花都区雅瑶镇新雅大桥南坡西侧树林内。不久,张畏罪潜逃。

据了解,疑犯用钢锯锯断骨头,用剔骨刀实现“骨肉分离”,将人体组织用刀剁碎后通过下水道冲走,最后用两个旅行袋装着全部骨头丢弃于花都的水沟边。体重近60公斤的徐芬,变得不足20公斤。承办本案的花都刑警、领导及法医都一致承认在自己的从警生涯中从未见过、也未听说过如此残忍的凶杀。

姓名幸运选号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内购版

火狐彩票

决战轩辕破解版